置顶文章 zhi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置顶文章 > 翻译的境界_上海翻译公司

翻译的境界_上海翻译公司

外国文学名著的重译是常见的,《战争与和平》《哈姆雷特》等,都拥有多个译本。而近日,冯唐所译泰戈尔《飞鸟集》,却引起国内文学界、翻译界的极大争议,它语言粗鄙,毫无美感,严重挑战了人们的文学伦理。

冯唐将“面具(mask)”译为“裤裆”——“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,绵长如舌吻,纤细如诗行”;将“好客的(hospitable)”译为“骚”——“有了绿草,大地变得挺骚”。这样的语句,不仅歪曲亵渎了泰戈尔的原诗,也暴露了译者本人的恶俗趣味。对此,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。正朔上海翻译公司

泰戈尔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作家,也是中国读者最熟悉的外国诗人之一,他不少脍炙人口的诗歌很多中国人都耳熟能详,他诗歌中的名句也不断被人们反复传唱或引用。在中国,泰戈尔的很多作品都拥有不止一个译本,仅《飞鸟集》,就有郑振铎、冰心等名家的译作,这些译作风格纯正、语言典雅,在我国影响很大。而“冯译”却并非如此,其译作中出现的“裤裆”“舌吻”等字眼,有没有歪曲原诗且不说,至少在挑战人们的阅读习惯、审美期待和道德底线。

对于一个健全的、开放的社会来说,翻译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。即便如笔者这样的文学理论研究者,尽管能借助字典大致看懂英文著作,但对大部分文学作品的研读,却只能借助翻译作品。因此,我对译作的购买在选择上是慎重、挑剔的。那么,如何判断翻译作品的好坏?我是严格奉行严复在《天演论》“译例言”中所提出的“信、达、雅”三字标准。“信”,即忠实准确;“达”,即通顺流畅;“雅”,文字典雅。对于文学作品,若“雅”达不到要求,那绝不迁就。因为,语言是构成文学作品美感的重要因素,如果语言不“雅”,那么一篇散文、一部小说的美感就会大打折扣,一首诗的美感也会丧失殆尽。笔者认为,在文学翻译中除了准确、流畅之外,还必须注意语言文字的优美和典雅。因为,语言文字会直接影响到作品美感的深浅与诗意的有无。

为了展示自己的英语水平,冯唐还在微博晒出了自己当年的托福成绩单。在笔者看来,此举恰恰反映了冯唐对翻译的隔膜,因为就像很多翻译大家在谈到翻译经验时所说——决定译文好坏的主要不在于外语水平,而在于译者综合修养的境界、胸襟与趣味。

正朔上海翻译公司编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