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 trade-news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从草原来要做影像的翻译家_正朔成都翻译公司

从草原来要做影像的翻译家_正朔成都翻译公司

由赵冬苓编剧,萨日娜、黄渤主演的传奇剧《青岛往事》昨天在央视八套黄金档开播。许多观众对《闯关东》中豁达豪爽的“文他娘”仍记忆犹新,萨日娜也因此荣获第27届飞天奖最佳女演员奖。从26岁接拍第一部戏,萨日娜就在演母亲,到现在,“母亲专业户”这个头衔可谓实至名归。近日做客京华茶馆时,她坦言“要把慈母形象进行到底”,“有不少恶婆婆、坏妈妈的剧本找我,我都拒绝了,不希望观众心目中的慈母形象崩塌”。

  《青岛往事》

  遇到最难演的“妈”

  《青岛往事》中,萨日娜再次“当妈”,与黄渤上演虐心母子戏。剧中黄渤饰演的满仓因生病变成“笨小孩”,亲人接连去世,他也被认为是个灾星,族人决定将他杀死,萨日娜饰演的母亲悄悄将他送了人。故事就从满仓到青岛寻“婶子”开始,而“婶子”其实是他的生母。

  萨日娜说,这个角色是自己演过的母亲中最难的,“拿到剧本时我直犯难,不知道能不能演好,因为她心中埋藏了太多的秘密。表面看起来那么冷淡,不近人情,其实内心有说不尽的苦衷。她没什么文化,愚昧迷信,但心中千万遍地想母子相认,给儿子她没给过的爱,但为了保护另一个儿子,她又一直把满仓往外推。在临终时,她才说出了复杂的隐情与儿子相认。这种纠结矛盾的心态是我从来没有演过的。”(正朔成都翻译公司摘录)

  “母亲”路线

  出道就走中老年妇女路线

  萨日娜凭借《闯关东》《中国地》等剧中的母亲形象深入人心。其实,她26岁出道拍的第一部戏就是演母亲,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,奔着中老年妇女的戏路一路狂奔下去。最让她难堪的是跟赵文瑄扮演母子,“那是在《钱王》剧组,我32岁,赵文瑄已经42岁了,可是在剧中我扮他的妈妈。”

  回望自己的演艺道路,对没有演过青春少女会不会感到遗憾?萨日娜摇头一笑:“我从小在话剧团长大,爸爸是导演,妈妈是编剧。他们告诉我角色不分大小,都要付出你最大的努力。我拍的第一部戏《牛玉琴的树》,从母亲演到奶奶,我还觉得自己挺棒呢,那么年轻就能演老人。”

  不演“坏女人”“恶婆婆”

  都说演员是个被动的职业,作为演员,巴不得尽量拓宽自己的戏路,很少有哪个演员敢说自己不演什么的。萨日娜就敢,“我不演坏女人,不演恶婆婆。不是说演不了,只是我不想去演。既然我身上有这样的特质,老天赋予我这样的善良,能够带给角色这份善良,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演吧。《闯关东》之后,很多人都感叹‘文他娘’特别像自己的母亲。能够引起那么多人的共鸣,说明这个角色承载了太多人对于母亲的认知。所以我不希望由于我演了坏人,让人们心中的慈母形象崩塌。”

  经历

  毕业6年没戏拍也很难过

  萨日娜凭借《情感的守望》和《闯关东》获得中国电视剧飞天奖“优秀女演员奖”,还曾获得中国电视金鹰奖“观众最喜欢的女演员奖”、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“最佳女演员奖”。她也有过6年无戏可拍的窘境,“我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时才20岁。影视行业是分行当的,我的长相属于京剧行当里的‘青衣’,但我当时岁数太小,不符合青衣的形象。”

  6年中,萨日娜常常由于长相不漂亮等原因被刷掉,备受打击,“很难过,但是都埋心里,没人的时候我才会去想。那6年就一直当家庭妇女,买菜、做饭、收拾家,还当文秘、发传真、接电话,但我的梦想是当演员,所以我没事还会找电影看,不断地积累。现在回想一下,我特别感激那些打击我的事。我一直相信,这6年不是白给的,如果一上来就一帆风顺,我现在可能就无法积淀那么多厚重的东西了。”

  生活

  陪着女儿逛动漫城

  近日,萨日娜与16岁女儿香香的合影在网上曝光,女儿乖巧可爱,个头比萨日娜还高。如何在“母亲”和“朋友”的角色间平衡?萨日娜有自己的育女经,给孩子规则,让她自己决定道路,“一定要给她一个框框,让她知道我的底线,不能过度依赖父母。”

  萨日娜认为,给孩子自由的心灵和健康的身体最重要。为了有共同语言,她会陪着看动漫、参观动漫展、去日本秋叶原买周边产品。像《火影忍者》《海贼王》这类时下火爆的动漫,萨日娜如数家珍,“一开始我反对她看动漫,得先告诉我能学到什么积极向上的道理。女儿说喜欢看《网球王子》,因为讲的是团队精神,《火影忍者》里的鸣人特别励志。”(正朔成都翻译公司摘录)

  草原性格融入表演

  1968年11月4日,萨日娜生于内蒙古包头市的一个文艺世家,父亲是导演,他曾想让萨日娜当播音员,“他觉得当播音员比较轻松,不会受风餐露宿之苦。当他得知我想做演员时,说我外形条件不是最好的,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,才能达到外形条件好的演员有的高度。”

  蒙语里,萨日娜的意思是“山丹丹的花”,父亲是回族,母亲是蒙古族,从小在草原长大的她对于生命的认知与一般人不同,她说自己把那种悲天悯人的胸怀融入到了饰演的每一个母亲当中。“蒙古人觉得最大的生命是小草,不是人,有草才有羊,有羊才有人,所以会珍惜自然界中存在的任何一条生命。”

  淡看云卷云舒
萨日娜说,爸爸拿她当儿子养,所以她一直扮演着顶梁柱的角色。可能正因为如此,萨日娜给人的感觉特别真诚、豪爽。不管是色彩对比强烈的民族服饰,还是巨大的藏族传统款式戒指,穿戴在她身上都很和谐。萨日娜说很喜欢一句话“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,“行至水穷处是指人站在一定的高度上了,坐着是指看淡了一切的状态,内心很从容地看待云卷云舒,这是我毕生追求的状态。”

  对于表演,萨日娜有自己的见解,她说演员是“影像的翻译家”,要把文字翻译成影像,只有对文学的理解以及把文字“立起来”变成影像,两方面都修炼到一定境界,才能塑造好一个完整的角色。

  文/京华时报记者赵楠楠 正朔成都翻译公司摘录